凌风慕云

沉迷曦澄&瓶邪本命&云子男神

【曦澄】夜游症


CP:曦澄、追凌、仪桑【高亮注意】,

人物来源于魔道祖师,OOC来源于我的脑洞。

一个因梦游症引发的小故事。封面图来自@西红柿鸡蛋肉圆汤 太太【比心】


一、

蓝曦臣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这次的百家清谈会开了多久,云梦的江宗主就和他同床共枕了多久……

不不不,不是你们想的那样!

江宗主患了夜游症,每晚都能准确的从客房一路摸到蓝曦臣的寒室门口,然后大大方方的踹开门,十分自然的躺在床上,还把蓝曦臣当成某种大型宠物似的给他顺顺毛,上下其手乱摸一通之后再抱着他呼呼大睡。

蓝曦臣不能贸然叫醒对方,更不能让别人发现江澄睡在自己房里,唯有调整了生物钟,每天早起半个时辰把江宗主抱回客房。

他翻遍医书也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治疗方法。

也曾委婉的询问过江宗主最近身体可好,在蓝家住的可习惯,客房准备的床铺可满意……

然而收获的只是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——“还行吧”。

还行……个鬼哦!

要不是江宗主夜游时仍然身法高超,寒室又是独门独院,自己更是小心谨慎,他们早就被发现了好吗?

等等,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啊,为何要担心被发现?

蓝曦臣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江宗主,有些想不通。

江澄翻了个身,开始说梦话。

蓝曦臣又叹了一口气,这个症状是何时开始的?

恐怕也有好几天了。蓝曦臣仔细回想了一下,江澄在梦中说了很多事,年幼时、求学时、家破人亡时、射日之征时、兄弟决裂时、重振江家时……

虽然都是三言两语,然而这其中的辛酸艰苦远远胜过那微末的欢愉喜悦,难怪江宗主总冷着一张脸。

蓝曦臣颇有些心疼,自己好歹有忘机和叔父帮衬,江澄现在却着实称得上孤家寡人。

二、

金凌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他大舅怎么这么不省心,一回来就闹的蓝家鸡飞狗跳,偏偏现在正是清谈会,各位家主齐聚云深不知处,防御守卫自然比平时更警觉,这不,已经入睡的家主们都被惊动了,纷纷前来看魏无羡又如何闯祸了。

他亲舅舅更是不省心,大半夜的竟然不在客房里,莫不是还想着山下的天子笑,翻墙出去买酒了?

金小宗主很生气,不自觉的往江宗主的房门上踹了一脚泄愤。

没想到一下子把门给踹开了,金凌一眼就看见三毒好端端的挂在墙上,顿时便慌了。

“蓝、蓝宗主!我舅舅失踪了!”金小宗主跑的上气不接下气,对着正在调解事端的蓝曦臣大声喊道。

围观的众位家主都吓了一跳,魏无羡一个箭步冲上来:“什么?江澄怎么会失踪?”

“我哪儿知道,”金凌没好气的说,“你回来闹的这样大动静,我们自然都得起来看看,谁知我舅舅竟没出现,我去客房找他,看见他的校服和佩剑仍在,人却不见了,问他带来的随从,都说不知道他离开了房间,可不是失踪吗?”

“咳……”蓝曦臣握着拳用衣袖掩口,轻咳一声。

众人看着一贯面如春风的泽芜君的脸色由青转白,由白转红,最后竟连脖子都泛起了可疑的红色。

似乎事情并不简单啊。

蓝忘机出言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沉默:“兄长,你……”

蓝曦臣像是下定决心似的,握紧拳头:“不错,江宗主正在我的房中安歇。”

金凌忽然觉得天昏地暗,直挺挺的就往后倒去。

三、

蓝启仁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为什么他刚出关就发生了这种事情。

好不容易接受了蓝忘机和魏无羡,突然之间蓝曦臣又和江澄睡到一块儿去了……

都一起睡了还辩解说是江宗主的夜游症所致。

骗谁呢!蓝启仁心想,刚才咱俩在寒室的院子里密谈的时候,你还中途跑去房里给他盖了好几回被子,这个上心劲儿,跟你爹娘刚成亲的时候一模一样……

想到蓝曦臣的父母,蓝启仁觉得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这两个人在一起了。

只是蓝家的家规还得遵守啊,这样没名没份的算怎么回事儿?

明天就派人去云梦提亲!

四、

蓝思追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为什么他们出来夜猎会碰上泽芜君和江宗主,为什么蓝景仪粗心大意竟没把妖物彻底杀死,为什么那个魅妖临死前孤注一掷居然让泽芜君着了道儿?

他壮着胆子,对抱着蓝曦臣的江澄说:“江宗主,此物乃是魅妖,这个……魅妖之毒的解法江宗主应该了解,幸好你们已经是道侣了,我们就不打扰了。”

江澄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。

蓝思追忙不迭的拉着蓝景仪和金凌,从客栈的房间里一气儿跑到外面的大街上。

金凌满脸困惑的看着他:“蓝愿你干嘛呢?”

蓝思追红着脸,支支吾吾了半天,也没能给金小宗主一个完美的解释。

五、

江澄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我是谁?我在哪儿?我在做什么?

蓝曦臣“吧唧”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
噢,想起来了。自从那天他莫名其妙的从蓝曦臣的寒室醒来,又莫名其妙的和蓝曦臣结成了道侣,蓝曦臣就莫名其妙的开始与他寸步不离。

虽然后来弄明白了是他的夜游症导致两个人要假扮道侣,然而一天天的相处下来,他竟然觉得蓝曦臣很不错,这样过一辈子也很好。

不过他还没有弄明白蓝曦臣的想法。

然而蓝曦臣现在中了魅妖之毒,蓝思追竟然默认他要替蓝曦臣解毒,还殷勤的为他们在客栈开了房间。

其实以他现在的修为,帮蓝曦臣运功逼出毒素也未尝不可。

但是,蓝曦臣那副清雅俊美的面孔贴上来,那双热情洋溢的眼睛看着他,那样低沉醇厚的嗓音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:“晚吟,我想要你。”

江澄顿时就招架不住了……

六、

蓝景仪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魏无羡和含光君在一起了,江宗主和泽芜君在一起了,金大小姐、哦不,金小宗主和蓝思追也快在一起了。

修真界到底是怎么了?

他虽然暂时不想娶媳妇,但也没做好跟随潮流的准备啊。

还有,这个三更半夜出现在他床上的人是怎么回事?

难不成聂宗主也有夜游症?

聂怀桑唯唯诺诺的说:“我不知道,真的……我真的不知道啊。”

蓝景仪翻了一个白眼:夜游症可以从清河一直梦游到姑苏的吗?


【私设聂怀桑也有蓝家的通行玉令,嘿嘿~】

评论(25)

热度(776)